四川金7乐中奖助手
海上風電——江蘇拓展能源供給的突破點
時間:2019-02-28 來源: 作者:黃蕾 馬龍鵬

 海上風電及送出工程升壓站

 

  作為資源小省能耗大省,江蘇需要不斷拓展能源供給方式,挖掘本地可再生能源潛力。而丹麥是全球最早開發海上風電的國家,目前其風力發電量占其總用電量比例已超過40%,預計至2020年將突破50%。2月20日,在由江蘇省發改委主辦的江蘇—丹麥海上風電交流會上,與會代表就海上風電的發展展開了深入的交流。

  

  截至2018年年底,江蘇電網風電并網規模達864.6萬千瓦,其中海上風電302.5萬千瓦。目前在建及已核準的風電項目裝機容量約1500萬千瓦,其中海上風電1000萬千瓦……2月20日,國網江蘇省電力有限公司發展部副主任程亮這樣介紹目前江蘇海上風電的發展情況。

  近年來,隨著我國裝備制造業不斷成熟、成本不斷下降,海上風電成為江蘇拓展能源供給的新突破點。而丹麥作為全球最早進行海上風電開發的國家,在解決海上風電規劃、開發、并網和消納等關鍵問題上擁有豐富的經驗。

  在本次由江蘇省發改委主辦的交流會上,與會代表就江蘇及丹麥海上風電并網和消納、前期勘測風險控制、全壽命周期管理、項目審批流程、競價招標模式下開發成本和風險控制等熱點問題展開了深入交流和討論。

 

海上風電在江蘇快速發展

 

  1991年,丹麥建成了全球首個海上風電場——Vindeby海上風電場。該風場共安裝風機11臺,單機容量450千瓦。丹麥也因此成為全球首個將風電延伸至海上的國家。

  “目前,丹麥海上風電總裝機容量達500萬千瓦,籌建總容量達135萬千瓦。”丹麥能源署資深顧問埃里克介紹道。丹麥依托歐洲電網,建立了完善、高效的電力市場,保障了風電全部消納。目前丹麥42%的電力來源于風電,且未出現任何棄風限電情況。據預測,到2020年,丹麥風電將占其電力供應總量的50%。

  江蘇海上風電起步雖然沒有丹麥早,但是發展速度非常快。截至2018年年底,江蘇已經投運海上風電場13座,裝機達到302.5萬千瓦,分布在鹽城和南通地區。其中南通市如東縣的海上風電并網規模最大,大約占全國的一半。此外,已經獲得核準正在準備開工的海上風電項目有36個,合計裝機約1000萬千瓦,分布在鹽城、南通及連云港地區。

  “江蘇海上風電快速發展,得益于江蘇沿海地區地質特點和資源稟賦,更與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分不開。”程亮說,“江蘇陸地可開發的風能資源越來越少,而海上風電能量效益比陸地風電場高30%~50%,且具有不占地、風速高、電量大、運行穩定等優勢。”

  “江蘇一半以上的海上風電場年利用小數都在3000以上。龍源豐海風電大豐H12風電場2018年的年利用小時數達到了3610小時。未來,海上風電場有望借助設備性能升級與風場布局優化而進一步提高收益。”江蘇電力經濟技術研究院規劃發展研究中心新能源研究專職孫文濤說,“江蘇作為用電大省,其用電量遠超丹麥,可以實現對海上風電就近消化。這里的海上風電發展潛力巨大。”

  根據《江蘇省海上風電工程規劃》,“十三五”期間,江蘇海上風電規劃規模為1475萬千瓦,其中鹽城822萬千瓦,南通613萬千瓦,連云港40萬千瓦。

 

降低成本可增強海上風電競爭力

 

  “隨著我國裝備制造業的不斷發展和施工機械化程度不斷提高,我國海上風電項目的單位容量造價將逐步下降,綜合運營效率將有所改善,對補貼的依賴有望逐步降低。屆時,海上風電的競爭力就會不斷增強。”孫文濤說。

  對于海上風電場而言,影響項目成本的主要因素為建造投入、可運營年限和項目貸款利率等。海上風電項目的動態投資額目前大多在每瓦17~21元之間,運營期限一般不少于25年。以我國首個海上風電場——上海東海大橋10萬千瓦海上風電場示范工程為例,該風電場于2010年并網發電,項目總投資23.65億元。據此測算,該項目單位容量投資額為23.65元/瓦。對比2018年江蘇并網的海上風電項目18元/瓦,可以看出,我國海上風電場單位造價已明顯下降。

  在談到建設過程中的成本控制時,埃里克介紹了丹麥的做法及經驗。根據丹麥的能源政策,丹麥國家電網公司會超前做好海上風電開發的準備工作,為開發企業提供初期調研結果。這一方面有助于開發企業在規劃實際項目前對風電場址有一個充分的認識,并確保風電場建設前期工作具備有效深度,避免了重復勘探,另一方面有助于投資商計算出成本電價而非預估生產電價,確保海上風電場在經濟上具備開發價值。

  “如果通過招標確定了風電開發商,那么丹麥國家電網公司前期勘探工作成果將作為工程開發的必要成本,由開發商承擔。同時,政府還將成立專門的機構,為海上風電的投資、規劃和建設者提供一站式服務,采用集約化辦公方式節約開發商的管理成本和時間成本。”埃里克說。

  除了風電機組制造和建設,海上風電場送出工程也是成本的重要組成部分。隨著海上風電離岸距離變大,為保證發電安全送出,配套送出工程成本不斷提高。“要根據地區電力消納水平和海上風電場分布,編制安全經濟的電力輸送方案,統一規劃、建設海上風電送出通道,整合資源,減少重復建設,降低總成本。”江蘇省電力設計院新能源公司負責人說。

  “目前,海上風電國產化基本成熟,需要加快設備上下游產業鏈開發,提高設備的可靠性,提升國產機組競爭力,研究更加適用中國沿海風力情況的發電機組,提高機組發電能力。”中國國電江蘇龍源電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唐永衛說。

 

我要評論
英大傳媒集團《國家電網報》編輯中心制作維護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京站西街19號英大傳媒大廈 郵政編碼:100005
京ICP證090153號 京ICP備10029476號-20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73號
新出網證(京)字01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00693(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820號
國網安備 641224729
四川金7乐中奖助手